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页 >> 政府文件 >> 政策解读 >> 正文
 
国务院常务会操心的养老、幼托、家政背后是民生和经济两步棋
作者:     文章来源:市政府网站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/05/31

最新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只围绕一个主题——促进社区养老和家政服务业加快发展,因为这是形成经济发展与民生改善良性循环的关键因素。

据中国政府网报道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5月29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,部署进一步促进社区养老和家政服务业加快发展的措施,决定对养老、托幼、家政等社区家庭服务业加大税费优惠政策支持。

会议指出,按照《政府工作报告》部署,以社区为基本依托,加快发展养老、托幼、家政等服务业,是改善民生、应对人口老龄化、支撑实施全面二孩政策的重要举措,有利于较大力度增加就业、扩大服务消费促内需、推动社会合理分工和经济转型升级。

挑战与机遇并存的现实

先看三个不争的事实:我国老龄化程度逐年上升、人口出生率逐年下降、中等收入群体不断扩大。

官方数据显示,2018年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13.95亿人,其中60岁及以上人口超过2.49亿,占人口比例的17.9%;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到1.6亿,占11.9%。根据联合国的定义,60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超过10%,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超过7%的即为老龄社会。

事实上,中国人口的老龄化程度呈加速深化。据全国老龄办预计,到2025年,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将达到3亿;到2033年将突破4亿;而到2050年前后将达到4.87亿,约占总人口的三分之一,老年人口数量和占总人口比例双双达到峰值。

在执行了几十年计划生育政策之后,2015年,我国实施全面放开二孩政策。2016、2017、2018这三年,我国出生人口数量分别是1786万、1723万、1523万,人口出生率分别为12.95‰、12.43‰、10.94‰。养育成本高是不少家庭徘徊在“二孩”门外的原因之一。

此外,国家发改委副主任、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今年1月披露,中国拥有全球规模最大、最具成长性的中等收入群体,2017年中等收入群体已超过4亿人,2018年还会增加。按照典型的三口之家来看,年收入在10万元到50万元之间的家庭有1.4亿。

这是挑战和机遇并存的现实。

从挑战的角度来说,养老、托幼是必要的民生保障。养老问题的解决及相关产业发展已经成为刻不容缓的刚性需求,托幼难题不解决生育意愿难提高,而家政服务的扩容提质既有助养老、托幼,也是中等收入人群日益增加的现实需要。

从机遇的角度来说,养老、托幼、家政背后巨大的消费需求,是强大国内市场形成的基础,也是面对内外部不确定性下中国经济的韧性所在。

去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,要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。

会议指出,我国市场规模位居世界前列,今后潜力更大。要努力满足最终需求,提升产品质量,加快教育、育幼、养老、医疗、文化、旅游等服务业发展,改善消费环境,落实好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政策,增强消费能力,让老百姓吃得放心、穿得称心、用得舒心。

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、经济学家刘元春告诉澎湃新闻,从消费看,养老、育幼、医疗、教育的规模比房地产要大得多,有很大的增长空间,这几个领域所产生的消费潜力大大超越于房地产。

加大对养老、托幼、家政等社区家庭服务业的税费政策优惠

此次国务院常务会确定了促进社区养老服务业发展的三条措施:

一是加大社区养老服务设施有效供给。对老旧小区通过政府回购、租赁等补上养老设施欠账。新建小区按规定建设的养老设施移交政府后,要无偿或低偿用于社区养老服务。对企业、政府和事业单位腾退的用地、用房,适宜的要优先用于社区养老服务。

二是放宽准入,引导社会力量广泛参与社区养老服务。鼓励发展具备全托、日托、上门服务等综合功能的社区养老机构,在房租、用水用电价格上给予政策优惠。依托“互联网+”提供“点菜式”就近便捷养老服务,支持连锁化、综合化、品牌化运营。

三是按规定以财政补贴等方式,支持大范围开展养老服务人员培训,扩大普通高校、职业院校这方面培养规模,加快建设素质优良的专业队伍。四是优化财政支持养老服务业发展的支出结构,相关资金更多用于支持社区养老服务。整合高龄津贴、护理补贴等,集中补贴经济困难高龄、失能老人长期照护费用。

养老分为三种主要方式,居家养老、社区养老、机构养老。此前包括国家发改委《关于2016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》等已经针对机构养老给出了不少鼓励政策,而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政策也对居家养老有了一定的激励作用。

针对家政服务业,在已出台的促进家政服务业扩容提质政策基础上,国务院常务会确定了三条新措施:

一是鼓励本科和职业院校开设家政服务专业,对符合条件的家政类实训基地等建设优先给予中央预算内投资支持。开展“家政培训提升行动”,大规模培训家政服务人员包括灵活就业服务人员,所需资金按规定从失业保险基金中列支。加强家政供需对接,拓展贫困地区人员就业渠道。

二是对家政企业进社区,其租赁场地不受用房性质限制;对招用就业困难人员或当年高校毕业生并缴纳社保的,给予社保补贴。鼓励商业银行探索对信用好的家政企业提供无抵押、无担保小额贷款。

三是提高家政服务标准化、规范化水平,实施包容审慎监管,加快建立岗前健康体检、第三方认证等制度,促进家政服务业健康可持续发展。

此外,会议决定加大对养老、托幼、家政等社区家庭服务业的税费政策优惠。

对于资源的配置、企业的发展、经济的转型,税收政策的引导激励作用可以说是最直接有效的。

具体而言也有3条:从今年6月1日到2025年底,对提供社区养老、托育、家政相关服务的收入免征增值税,并减按90%计入所得税应纳税所得额;对承受或提供房产、土地用于上述服务的,免征契税、房产税、城镇土地使用税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费、不动产登记费等6项收费。同时,研究完善增值税加计抵减政策进一步支持生活服务业发展,扩大员工制家政企业免征增值税范围。

综上,这“3+3+3”的措施是本届政府民生和经济通盘考虑,为中国经济做长远计而作出的部署。(记者 卢梦君)
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